这是历史的尴尬,这尴尬促成了先生永恒的悲剧。

历 史 没 有 选 择
———读《人的文学》感慨周作人先生

    期次:第1430期   

  五千字文章,绍兴师爷的犀利, 千古理性的雄文。
  绅士的风度,洋洋洒洒的文笔, 一气呵成。
  把文学人性的道理和人道的呼 吁,写透古今……说先生是汉奸,是叛徒。也许是, 但那绝对是另类汉奸,另类叛徒了。
  先生生逢乱世,作为弱肉,要保 存于虎狼世界,迫于无奈,只有归顺 于强权么?
  但先生又有所不甘的。
  于是,先生极力抓住“文化”的 稻草,以为精神的强势还在我辈手 中;归顺只是表面的暂时的策略,野 蛮的强权最终将反被我辈“文明” “同化”,胜利最终属于泱泱的我大 中华……但那一段的历史具体而鲜明地 证明:这只是先生的一厢情愿了。
  先生不知道,正在自己沾沾自喜 于“与狼共舞”的伟大意义时,多少 家中国人房屋被烧毁,多少颗中国人 头落地,多少名中国男子被拉夫,多 少名中国女性被奸淫,多少名中国儿 童在频临饿死?
  烧杀奸淫掳掠妻离子散……那 曾经的人间地狱、浩劫人寰呀!
  先生,精精瘦瘦;一辈子,平和冲 淡,性情中人;勤奋地写着人道文章。 先生手里边拿的当然也不过是一只 精心制作的狼豪而已;不是枪,更没 有子弹,但先生的笔头蘸的可也曾也 是千千万万个弱者(这些人绝对不 是先生杀的)流淌出来的淤血么,浓 稠而黑亮……先生真的不清楚,这样做,究竟 还算“人道”不“人道”?
  但先生是清楚的:恶狼被猎杀的 时候,没有哪一个猎人会额外地去同 情它身后曾如影随影的狈,不管这只 狈拥有着怎样的绝世才华……先生是精明的,但还在先生苦苦 冥想不知所终的时候,一切却早已经 尘埃落定。
  先生曾经伟岸的身影瞬间崩 塌,先生迅速掩埋于国人的唾沫之 下。
  假设,那也只能是假设罢了———先生一开始的选择是这样:
  面对强权,迅速沉默,从此做哑 巴状,哪怕被投入牢狱,也绝不附逆;或就此挺身而出,反抗到底,甚 至于最后慷慨就义……这样,情况又将如何呢?
  情况只有一种:那样,周作人就 不是周作人了。
  历史没有选择。
  这是历史的尴尬,这尴尬促成了 先生永恒的悲剧。
  汉奸、叛徒———这样的污名,除 非世界大同时代到来,否则,先生是 人是鬼,都没有能力洗掉了的。
  (作者系国家青年骨干华东师大 访问学者)